<ins id="9x9lv"><del id="9x9lv"></del></ins>
        <video id="9x9lv"><pre id="9x9lv"><output id="9x9lv"></output></pre></video>

          <dfn id="9x9lv"></dfn>
            <i id="9x9lv"><ruby id="9x9lv"><output id="9x9lv"></output></ruby></i>

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9x9lv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管不住的學區房

                2021-04-06 13:38:37

                學區房,是該降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至少,不該成為投機和炒房的熱土。通過調配資源以實現教育平權,學區房就會“涼涼”嗎?學區房,到底是不是當下教育競爭中最大的變量?

                近期,上海市出臺高中招考新政,市實驗性示范性高中將拿出其招生計劃數的50%~65%,直接分配到區、分配到校。這意味著,上海將最優質的高中學位,拿出六成左右給各區、各學校進行分配。無論一流學校還是三流學校的學生,都有了升入優質高中的機會。也就是說,上海新政讓過去買不起學區房的家庭擁有一個考入名校的機會,讓住在郊區、新城的學生,也有機會觸及過去難以觸及的名校。

                消息一出,“上海學區房”及相關詞條,在微博熱搜上“霸屏”了整整一天。不少人認為,這是對既有學區房體系的顛覆——過去相對弱勢的學區,將迎來利好;一線學區房,將受到沖擊。

                也有人認為,上海的做法并不新鮮。最近幾年,為了遏制學區房熱度,各大城市不乏動作,“指標生”“定向生”等類似做法在北京、廈門、深圳、南京等地開始實行。而從數據反饋看,這些做法并未讓學區房熱度降低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以來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地房價出現明顯跳升,學區房表現尤其瘋狂。有媒體報道,北京一處學區房在“房主在路上堵車”的時間里,價格漲了20萬元,從580萬元漲到600萬元;上海一處37平方米的學區房標價748萬元,單價超20萬元,直逼2公里外的頂級豪宅湯臣一品。

                確實!相對于其他二手房,學區房的流動性要好很多。越好的教育資源對應的學區越值錢,而優質教育資源越是稀缺,該區域房價漲得越快。已有文獻顯示,學生成績每高出1%,當地房屋價格高出2%~4%。

                眼下學區溢價已是趨勢,這種現象也不是中國特有。歐美發達國家,比較好的學區房也會有10%~20%的溢價。只是相比之下,中國的學區房溢價程度仍然算高。

                深圳市福田區的百花片區,被稱作當地“最貴學區房”。2009年到2019年,該片區房價每平方米從2.1萬元漲到10.6萬元,漲幅超過400%。有專家分析,深圳的學區房溢價要高于北京、上海,就是因為深圳的優質教育資源整體上不如北京和上海。

                優質資源總是稀缺的。通常情況下,有限的資源只能用于支持一部分學校,很難做到雨露均沾。如果僅以改變規則等方式強行分配資源,要么會造成部分資源浪費或是低效,要么會造成更大的不公平。

                試想一下:

                取消學區房,是否會滋生“中考移民”?普通學校多出來的升學名額,是不是更需要拼爹拼媽?農村或者教育資源相對欠缺的學校,是不是就會有人愿意去?會不會造成優等生“招不了”、指標生“招不滿”的兩難局面?會不會在有名額的普通學校附近形成新的學區房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如果這些問題的答案不明,那么取消學區房也難成最優解。尤其就眼下而言,中國學區房的高溢價源自多方因素疊加:

                一是疫情之下,學區房的熱度再添一把火。一些原來打算讓子女出國鍍金的父母重返本地教育市場。僧多粥少的局面,讓學區房更加吃香,自然地,其價格也就扶搖直上。

                二是全面放開二胎后,一些家有二寶的家庭,持有學區房的時間會更長。市場上可流通的學區房數量減少,自然地,其價格也會上升。

                三是各大城市搶人大戰之后,越來越多的城鎮年輕人口涌入大城市,對優質教育資源的需求會更大。當教育資源增量無法滿足需求,優質學區的房價必然會攀升。

                學區房的供需關系由市場邏輯主導,但說到底,學區房是一種政策產物,會受到外部環境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恢復高考幾十年來,“知(成)識(績)改變命運”被拔到了新高度。與之相應的是教育的起跑線一再提前,學區溢價也跟著水漲船高。人們選擇買學區房、讓孩子讀好的學校,是一種理性選擇。畢竟,拔尖的娃還是少數,大多數普通娃的家長還是認為上個好學校更保險。誰也不愿意為了幾個指標生的名額去賭一把,讓自己家娃去口碑不好的學校。

                學區房太貴,恰恰說明優質教育資源太少。以至于家長過度投入資源到浪費甚至是極端的程度,最終帶來的是教育的內卷化——越來越雞血的家長和越來越不堪重負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這種內卷,用作家維舟的話來說:“它雖然也隱含著‘沒有發展的增長’這一層意思,但真正在意的卻不是整個體系的效益和轉型,而是身在其中的個體主觀的感受:一種人人苦不堪言、每個人都很忙很累,但生活卻沒有變得更好的困境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學區房背后,就有著這樣扎心的社會現實:沒買學區房的人焦慮,買了學區房的人因為諸多不確定性還是會焦慮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像經濟學中所說的“帕累托最優(改進)”,只有當一部分人的境況變好而沒有人因此變得更差,這才算是社會改進。反之,不管有多少人受益,只要有一個人的利益受損了,這就不是社會改進。

                教育內卷背景下,學區房政策似乎再怎么調,也很難達到“帕累托最優”。說到底,優質教育資源(重點學校入學資格)就這么多,如果一味地在存量盤子里東挪西拽,不謀求增加優質教育資源供應量,那么不論采取什么辦法,哪怕強行將教育資源平均化,學區房大概率還會以各種變種形式存在,天價學區房、奇葩學區房還是會層出不窮。

                管是管不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(原題為《管不住的學區房》)

                (摘自《澎湃新聞》)

                美女极度色诱视频国产,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在线一区,2020精品国产自在现线看,欧美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明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9x9lv"><del id="9x9lv"></del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9x9lv"><pre id="9x9lv"><output id="9x9lv"></output></pre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9x9lv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"9x9lv"><ruby id="9x9lv"><output id="9x9lv"></output></ruby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9x9lv"></pre>